【原標題:投資起歪念,挪用老人護理費】

  姚雯/漫畫
  隨著“養兒防老”、“居家養老”等傳統養老理念的逐漸淡化和“四二一”結構家庭的日益增多,越來越多的老年人選擇到養老機構安度晚年。由於公辦養老院數量有限,市場供不應求,一些民間力量也投身到養老行業。這其中,不乏熱心負責的企業主,也難免出現利欲熏心之人。上海市閔行區檢察院就審理了一起老年公寓經理挪用老人護理費搞個人投資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蘇某近日被該院以挪用資金罪依法批准逮捕。
  遇到賺錢“好機會”
  今年43歲的蘇某是一名離異母親,2011年8月通過招聘進入上海山源酒店管理公司工作,後被派至酒店下屬的浦江世博家園酒店擔任副總,負責管理酒店的住宿和籌建酒店下屬的浦江世博家園老年公寓的建設。
  2012年8月,老年公寓開始正式營業。為節約成本,酒店指派蘇某直接擔任老年公寓的經理,要求其根據每位入住老人的床位、身體健康狀況按月收取2000元至3000元不等的護理費、床位費、伙食費,同時還為蘇某配備了一名醫生和兩名護理人員。
  老年公寓開始正式營業後不久,在參加朋友聚會時,蘇某的一個朋友告訴蘇某,自己最近打算在江蘇昆山開辦一個美容美髮店,已經選好了地址,鼓動蘇某參與投資。作為一名單身母親,蘇某總覺得對女兒有所虧欠,雖然目前自己頂著老年公寓經理的頭銜,但每月僅能拿到8000元左右的工資,想到要為女兒今後結婚攢些錢,蘇某對朋友的提議有些動心。因為害怕被騙,蘇某專門和這個朋友到昆山實地考察了一番,感覺各方麵條件都不錯,這才打消了顧慮,同意與這個朋友合伙投資。
  盯上老人護理費
  敲定了投資項目,蘇某卻苦於一時拿不出那麼多錢,於是她打起了老人護理費的主意。原來,入住公寓的老人都是以現金的方式將錢交給蘇某,同時公司財務也沒有規定何時需要上繳護理費,於是從2013年1月開始,蘇某便把老人交給自己的費用,在扣除員工的工資和必要的支出後,將剩餘部分連同自己向朋友借的10多萬元,全部投入到美容美髮店。
  就在蘇某幻想著年底分紅拿錢的時候,一天,她突然接到朋友發來的短信,說是美容美髮店經營虧損,準備關門走人。蘇某趕緊回撥電話,但對方就是不接,最後還停了機。無奈之下蘇某趕到昆山查看,結果是人去樓空。蘇某心急如焚,又擔心如果報警會使自己挪用護理費的事暴露,因此將此事隱瞞下來。
  紙終究包不住火。2013年12月,公司讓蘇某把當年收取的護理費交給財務,蘇某拿不出錢,事情方纔暴露。考慮到蘇某以往的工作業績,公司沒有馬上報案,而是讓蘇某儘快把錢還上,但半年過後,蘇某始終沒有將錢還清,於是公司報了警。
  據調查,截至目前蘇某尚有15萬餘元未歸還給公司。
  閔行區檢察院經審查認為,蘇某挪用公司資金用於營利活動且數額較大,遂以涉嫌挪用資金罪對其批准逮捕。
  監管缺失,民間養老機構亟待規範
  辦理此案的檢察官指出,儘管此案系發生在個別老年公寓的個案,但從中反映出了一些民間養老機構在運營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和漏洞,需引起有關部門和社會的關註。
  檢察官經調查發現,出於節約成本的考慮,民間養老機構在配備人員時往往從經濟方面考慮,人員配備十分有限,除去護工、醫生等輔助人員,實際管理人員往往只有一兩人。由於缺乏內部牽制和有效監督,很容易導致大權在握的負責人失去約束,為其違法犯罪提供方便。
  同時,財務制度不健全也是一些民間養老機構普遍存在的問題。由於大多數老人不懂得如何使用銀行卡,再加上繳納的護理費金額普遍不高,出於省事的考慮,很多養老機構都要求老人用現金的方式直接向機構負責人繳納費用,同時對於何時上繳護理費又沒有明確的規定,這就給了一些別有用心之人可乘之機。
  除管理和財務制度方面的漏洞外,一些民間養老機構重視收益忽視服務,人員選擇上的不慎重也是導致易出風險的重要原因。不同於一般的公司員工,養老機構的工作人員都應當是愛心人士,能待老人如同自己的親人,因此商家在選擇養老機構員工時,除考查工作能力外,還應註重其道德品質。
  檢察官認為,在我國老齡化程度日趨嚴重的今天,養老問題牽動著全社會的心。而作為起步較晚的行業,民間養老機構的健康發展需要國家和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只有當更多的扶持政策真正落實、相關法律規定趨於完善、養老機構自身管理逐步規範時,我國的養老問題才能得到有效解決,民間養老機構的春天也就真的不遠了。  (原標題:老年公寓經理挪用老人護理費搞個人投資被檢方批捕)
創作者介紹

美國進口傢俱

ey19eylp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